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玄域仙缘第一百四十三章玄殿长老真身节能

2020-10-19 来源:

玄域仙缘 第一百四十三章 玄殿长老真身

雨水渐渐的停了,乌云也在逐渐的消散,天空重新露出一丝明媚。

看着林风眼神深处浮现出的一丝戏谑,叶落天额头的青筋不由微微跳动,先前他说要让林风放掉柳家家主,但是等候了很长时间,却看到柳洪昂仍旧被禁锢住,身形无法移动丝毫!

叶落天不由感到自己像是被戏耍了一般,怒火自心头腾起,难以抑制的大吼道:“林风,你快些将柳家家主放了!”

林风闻言,如遭雷击,不由咧了咧嘴,旋即眼中闪过一丝戏谑,淡淡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应该两三天之内禁锢就会消失。”

“两三天!”叶落天气的鼻孔冒烟,若不是有玄殿长老在此,他一定一掌拍死林风。这也让他心中对于林风的憎恶更甚。

“对,还请城主大人有些耐心啊!”林风面露一丝讥讽,阴阳怪气道。

叶落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阴阳不定。他似乎正欲发作,却又强力忍住,压了回去。一双虎目喷射出的怒火,仿佛连最坚硬的钢铁都能够融化掉。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界值。

林风见状,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得意。

玄殿长老见状,身形一闪,将林风护在身后,面上笑道:“小孩子不懂事,还请城主多见谅。”然后转头看向林风,脸色有些无奈的问道,“真的没有办法吗?”他心知肚明,林风此举已经将叶落天彻底激怒,现在即使是稍作弥补,叶落天等人也不会放过林风!玄殿长老心中长叹一口气,暗道:“现在不能和他们起冲突啊,毕竟玄殿并不完全听命与我。叶落天也曾是玄殿的弟子,在玄殿也掌握着不小的一股势力!而且凭借现在的我,与叶落天一交手便会露出破绽……”

林风双手一摊,长叹一声,无奈道:“真的没有办法啊!”

玄殿长老摇了摇头,淡淡道:“抱歉了,叶城主。这件事我们确实是无能为力啊。”

叶落天的眼神逐渐变得沉静,像是一只敏锐的猎犬,狐疑的盯着玄殿长老,似乎发现了什么疑点。他冷冷一笑,道:“不如我与长老一同出手,试试能不能将那禁锢击破吧!”

玄殿长老面色微微一变,旋即立刻恢复了镇定,抚髯笑道:“出手当然没问题,能够救出柳家家主,我耗费一些玄力又有何妨?只不过若是伤到柳家家主这事可就不美了!”

叶落天眼睛一眯,其中精光闪烁,脸上泛起一丝意味深长的诡笑,口中虽然未语,但心中的念头早已经如翻江倒海一般层出不穷。

郑供奉心神一颤,接收到了一些信息。这令他脸色大变,眉头立即紧皱起来,开始思索对策。

“老陈,你带着林风他们几个小子和陈家的精锐先行离开!我和长老要在这里盯住叶落天!”他心神传音给老友陈供奉。

陈供奉同样传音道:“长老似乎有点奇怪啊……感觉和往日有些差别,可是又说不出来。”

“因为现在站在我们身前的这个并不是长老本人!”郑供奉吐露了这个秘密。

陈供奉闻之大惊道:“你是说这是长老的分身?长老仍然在闭关吗?”

郑供奉眼神中闪过一丝苦涩,叹道:“如果长老在闭关的话,最起码也能够起到震慑叶落天的作用啊!但是现在长老根本就不在玄殿!应该说长老离开玄殿已经接近一年了!”

陈供奉急道:“那这个是谁?玄殿大比的时候出现的又是谁?”

郑供奉长叹一声,缓缓道:“你还记得我们玄殿有个镇殿之宝吗?”

“你是说……”陈供奉大惊失色。

郑供奉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那件灵宝!玄殿大比时以及拍卖会时出现的都是他!而真正的长老已经在一年前离开了玄殿前往某个神秘的地方了……这也都是那件灵宝告诉我的!”郑供奉自己说出这话也有些难以置信,他自身就拥有一件灵宝,自然知道灵宝是可以产生灵智的,但是这件冒充玄殿长老的灵宝其灵智显然不逊于人类!

陈供奉闻言立刻明白了许多,这灵宝冒充恐怕是长老临行前授意的,为的就是避免一些有其他企图的人趁机发难!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令叶落天误以为玄殿长老仍旧在玄殿中闭关!绝对不能让叶落天知道灵宝这件事!

他心中闪过这些念头,当即恭敬的对叶落天说道:“叶城主,既然约战已经结束,平局论处,这里也就没有了什么其他的事情了。那么我们便要就此离去了!”

叶落天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看着陈供奉的反应,他对于心中的念头更加确定无疑了。“没错!这里的长老不过只是个分身!不过既然他的分身在这里,本体一定不远,还在玄殿闭关。若是他破关而出,境界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看来计划还需要好好的修改一下啊!”

然而他表面却不露声色道:“恩……这也好,你们便就此离去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既然身为叶城城主,就一定会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结果!”

陈供奉面上露出一丝微笑,道谢一声,便率领着陈家精锐与林风等人离开。

挑了一眼留下的玄殿长老与郑供奉,叶落天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了两位,你们是要留下来陪叶某等上两三天吗?”

郑供奉与那玄殿长老相视一眼,心神微微沟通,便跟随在陈供奉的队尾。

叶落天看着离去的众人,森然冷笑。“你们,终究会丧命于我的剑下。”

陈供奉一行人渐渐远去,叶落天的目光渐渐收回,重新凝聚到哪被禁制的柳洪昂的身上。用尽所能够想到的办法,那禁锢却似乎没有任何变动。而此刻,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

即使是叶落天这般的人物,对于这种费尽心力却毫无效果的事情,也不禁感到一丝恼怒。“该死的林风,待将他擒住之后,一定要拷问出他身上的秘密!他一个小小的玄灵境,竟然能够布出这种连高于他好几个大境界的强者都无计可施的禁锢!我绝对要得到这个秘密!”

当然,他的这些话都只是在心里说出的。毕竟一城之主,当着众人的面,总不能大骂出口啊。

然而正在这时,一声犹如蚕茧撕裂的轻响响起。接着就听到柳洪昂的一声怒骂:“该死的!”

只见柳洪昂活动着疲惫僵硬的筋骨,重重的吐出一口淤血。他脸上的伤势看上去无比滑稽可笑。

“柳兄……”叶落天先是一惊,旋即不解的看着柳洪昂,他想不明白,柳洪昂是怎么破开那个连他都没有办法破开的禁锢。

“这东西似乎与那小子有关!他离开之后我就感到禁锢在一点点的消散!”柳洪昂脸色狰狞无比,提到林风,恨的咬牙切齿,“林风,我一定要将他凌迟处死!要把所有的酷刑在他身上施行一遍!”

叶落天摇了摇头,道:“我们的计划恐怕要改变一下了!”

“怎么了?”柳洪昂问道。

旋即,叶落天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他。

柳洪昂闻言,先是眉头一皱,旋即大喜道:“出现的只是一个分身,也就是说那老鬼还在闭关!那么只要我们不侵犯玄殿,他就不会感应到,也就不会出来干涉!”

“那么下一步,先把林风从玄殿引出来干掉,得到他身上的秘密!然后就是陈家……接下来是玄殿!等到那时候,即使那个老鬼破关而出,面对我们这么强大的姚欣表示并不准确力量,他也无能为力!”

柳洪昂显得兴奋无比,大手一挥道:“柳家人,随我归去!”还未待那些人做出反应,柳洪昂微微一怔。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顿时变得阴冷无比,“我记得你们之中有人曾经嘲笑我!”他想起了自己被林风暴打羞辱之时,分明有人爆发出猛烈的笑声!这时绝对不可原谅的!

柳家阵营中的一些人闻言,面色剧变。刚欲开口求饶,喉管便已经被柳洪昂犹如闪电般的身形掠过割断!只剩下一就是线上电子商务销售、线下体验式加盟。因为是线上销售具缓缓倒下的尸体,喷射出鲜红的血液。

“哼!身为我的人,竟胆敢嘲笑主人!该死!”柳洪昂冷冷道,甩了甩指甲上的鲜血,对着身旁两个已经吓得浑身战栗的人说道,“你们两个,去将柳逸阳就地埋掉!”

那两人闻言,顿时目瞪口呆。那可是柳家少爷,怎么能够埋在这荒山野岭?

叶落天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柳兄,虽然他失手丧命,但好歹是你的亲生儿子。埋在这荒郊野外,似乎是有辱血脉。”

柳洪昂闻言,毫不在意的冷冷一笑,道:“亲生儿子?那小子不过是我捡到的一个孤儿罢了!看他天赋不错,才收为儿子。但是却没料到,他完全不是成大事的材料!”

叶落天闻言,心头一震,对于柳洪昂的看法不禁有所改变。“虽是养子,但也是十几年的朝夕相处,他却这么狠心。那么盟友在他眼中,岂不是还要不如……”他心中暗暗提防起了柳洪昂。

哪种办法治疗痛经好
早期肝纤维化好治吗
大同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友情链接
南宁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