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木纹神级情绪系统第184章露馅了

2020-09-17 来源:

神级情绪系统 第184章 露馅了?

郁绮鸢继续说道:“原本妃姐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但是长得漂亮,嫁给了一个在我们这个圈子很有名的人。”

“所以她是妻凭夫贵?”保宝笑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在她婚后一个月,丈夫就意外去世了,她顺理成章地获得了丈夫的一切,不过她确实是有些能力的,如今已经过去数年了,她也成了圈子里炙手可热的人物通货膨胀。”

保宝不由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笑:“这事情居然这么戏剧?”

郁绮鸢神色郑重,略微压低了声音,好像担心旁边有人偷听似的:“所以在圈内一直有一个传言……”

“说是妃姐谋杀了丈夫?”保宝想都没想地道。

“没错,不过没有任何人有证据,也只是圈子里的传言而已,谁也不敢当着她的面说这事,你也千万别当着她的面说这个。”郁绮鸢认真叮嘱道。

保宝笑道:“我当然很有分寸,这都不用你提醒,不过就算说了,她还能杀了你不成?”

“这倒不至于。”郁绮鸢摇了摇头:“不过有人曾出过风头,故意传播她杀夫夺财谣言,后来那些人就事事不顺了,要么人身出现意外,要么事业出现意外,你说巧不巧?”

“……这女的这么狠?”保宝抽搐了下嘴角:“果然最毒妇人心。”

“她确实是以心狠手辣出名,所以我今天看到你拒绝她的时候,其实是有点担心。”

“没事,你不是说你不怕她吗?我也不怕,咱们夫妻同心就行了。”保宝轻声笑道。

他确实不怎么担心,如果这个女人真因为这点事儿就来找麻烦,他用系统能把她玩死,还是不会留下丝毫证据的那种。

反正你如果想搞我,管你男人女人,或者美女丑女,就别怪宝宝不客气了。

“我觉得其实没必要太担心,妃姐的为人其实不算小气,你也看到的,何安平他们故意打趣她都没关系,但说她杀夫可能是她的底线,这个问题没人能碰的,相比之下,我们今晚的这件事还是无伤大雅的。”

保宝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换了个话题:“今天你说诗彤对林牧青的情绪不太对,后来我留意了一下她……”

“怎么样?”

“我觉得……她好像是有一点不对劲儿。”

“你认为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呢?”

“她好像讨厌林牧青和梦琪,不过实话说,就今天这俩人的表现,我也挺讨厌他们,诗彤的反应好像也正常。”

“不是……”郁绮鸢急忙辩解道:“她第一眼看到林牧青的时候就不太对,那时候林牧青都还没说话呢!”

“这样啊!”保宝沉吟了一会儿:“那他们以前可能见过。”

“但林牧青不认识她呀!”

“这个可能性就很多了,也许林牧青是个公交色狼,占过诗彤便宜被她记住了呢?”

郁绮鸢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别扯了。”

“也可能他们以前是朋友,但林牧青伤害了她,于是她改名换姓整容回来准备报复,嗯……我觉得这个推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然诗彤怎么会这么漂亮呢?”

郁绮鸢紧紧盯着保宝,眼神一瞬间有点小犀利:“你的意思长得漂亮就是整容的?那我呢?”

保宝:“……”

郁绮鸢没好气地蒙住了脑袋:“净瞎扯,我不想和你说话了,睡觉!”

“咳咳……那还有个可能,我刚才查了一下,这个林牧青在络上是个挺高调的富二代,换女友像换衣服一样,言论又爱装逼,不少路人都讨厌他的作风,我觉得诗彤第一眼看到他就讨厌也正常。”

“这个还算靠谱一点儿……”郁绮鸢沉默了片刻,翻开被子,昂起了脑袋:“可是我们俩猜测这个有什么意义呢?你找个机会直接问一下诗彤吧!”

保宝想了想,笑道:“不太方便直接问,就像如果有人突然问你我是不是你男朋友,你会不会觉得气氛尴尬?”

“是有一点儿……你是说这是她的秘密?”

“不知道,但我向来不喜欢打听别人的秘密,比如我其实很好奇你的胸是不是一样大的?哪个大一些?”

郁绮鸢马上蒙住了脑袋,然后隔着被子狠狠踹了保宝一脚:“晚安!”

“晚安。”保宝笑了笑。

……

第二天,有关昨晚在张家庄园宴会的某些消息,在上层社会圈子里蔓延开来。

比如保宝调的酒,逐渐在圈子里传了起只有郎帅是读书的孩子。”郑女士说来。

尤其是张延年那一桌的客人都是大腕,他们对这酒的评价很能影响众人的判断。

若说他们是在帮保宝打广告?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没人能让这么多腕儿的口径如此一致。

只不过保宝昨日就只调了那一点酒,后来找他邀酒的人依然有,不过语气都很委婉,他婉拒之后,对方便都不再纠缠。

所以昨晚喝过这酒的人确实少,除去保宝郁绮鸢四人,尝到酒的人只有十六个。

但是看到喝过酒的人评价如此之高,反而更加激起了那些没尝到酒的人的好奇心。

还有妃姐去向保宝邀酒却被拒绝的事,也在圈子里成了个小小的笑料。

她并不是没有被拒绝过,生意场上自然会有谈不拢的时候,但像这种简单的小请求,还真没男人如此干脆地回绝过她。

有人就对保宝产生了些好奇心,想看看敢拒绝大名鼎鼎的妃姐的人是怎样的,当然也有人觉得妃姐会保宝的生气,抱着看笑话心态的……

……

保宝在郁家吃过早饭后,打车回了酒吧。

由于他昨晚没来,第一件事就把昨天的账大致浏览了一下。

在他不在的情况下,酒吧的效益同样是相当不错的,少的只是他调的那些情绪酒的利润,但普通酒水并没有少卖。

一方面是因为夜遇酒吧倒掉了,有不少原先夜遇酒吧的客人也来这里了。

另一方面,也说明不少客人对彼岸花酒吧已经有了很大的习惯性。

其实哪怕是保宝不在,温知新的技术也不是附近酒吧的调酒师能比的。

保宝闲来无事,就把系统修改过后的《神话》剧本找出来仔细看了一遍,发现真没什么bug了,至少从他的角度是没找出来了,相当满意。

“保哥,我听说你昨晚喝多了?还是大老板亲自送你回来的?”门口突然传来苏小蔓笑着的声音。

“嗯对啊!”保宝仰头笑了笑。

“你几点回酒吧的?”苏小蔓问道。

保宝大概算了下时间:“不到1点就回来了。”

“啊?”苏小蔓愣了一下:“可是……我昨晚对账到1点才走,没看到你回来呀?你们……去哪儿了?”

保宝:“……”

……

ps:求推荐票!!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或输入址:.


黄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去除雀斑
常州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南宁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