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木纹剑心通冥第一章狩猎

2020-09-17 来源:

剑心通冥 第一章 狩猎

月光从树林射入,泥土的腥味驱散掉叶凡的睡意。

深夜了,大半夜的等待,叶凡的目光仍前所未有的锐利,盯着一个方向,夜色无法阻挡他的视线,就仿佛一头等待猎物出现的野狼。

林子很静,连虫鸣声都听不到,叶凡趴在草丛中,感知覆盖整个林子,哪怕空气的流动,一只蚂蚁的爬行似乎都瞒不过他的感应。

叶凡始终都未动弹一下,哪怕静谧的林子只有他一人。紧握匕首,月光映出刃身上的斑斑锈迹。

……

起风了!

树叶沙沙响动!

叶凡双目突然一凝,双耳微不可察的抖动一下,他听到了脚步声,几乎踏地无声。来的并非一人,感知中两人抬着一人急速移动,方向正是他所隐藏的地方。

深夜的林子静得可怕,只有沙沙声急速靠近。

近了!

叶凡将自己的气息完全收敛,体内仅仅后天三重的真气雌伏,那一瞬间他%dǐng%diǎn%甚至感觉自己已化为一草一木,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觉。

“嘭!”

抬着的人被扔在林中最大一棵树旁。

“嗯!”

被捆住的人从鼻中溢出痛苦的呻吟。

这是一个女人!

叶凡虽然没有看,但夜色中发生的一切都宛若亲眼目睹。

-1,317

“嘿嘿!”

一名黑衣人发出既得意又兴奋的笑声,月光映出他那显得极为稚嫩的脸,十四岁左右,充满邪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地上的女人时,透着让人心寒的冷漠,就仿佛藏在阴暗角落的猎人。

狩猎者!

这感觉太熟悉了,叶凡瞬间判断出黑衣少年的身份,趴在草丛中,武脉中雌伏的真气按照草木诀行功方式运转,让自身完全同杂草融合。此刻叶凡更加的小心,他深知狩猎者的可怕,任何的情绪波动都有可能引起对方警觉,以这家伙后天六重巅峰的修为,正面交手的话他没有任何机会。

黑衣少年的同伙似乎更为兴奋,来到被绑着的女人身旁,蹲下身子时将脸上的面罩取下,露出一张要比黑衣少年还要稚嫩的脸。

叶翔!

果然是这畜生!

叶凡手中匕首不由握紧,心中浓烈的杀机就快难以遏制。

叶翔看上去十三岁左右,居高临下的盯着被绑架的女人,脸上得意之色渐浓。

“月菊啊,你们虽然怀疑有内奸,但绝对没想到会是我。嘿嘿!每次看到你,我就会有股冲动,説真的,你看上去可要比叶红诱人太多了。”

“唔……唔……”

月菊剧烈挣扎起来,月光下可以看到她那充满愤怒跟难以置信的双眼,似乎是在质问叶翔。

“嘿嘿嘿……”

叶翔异常亢奋,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最高明的猎人,正欣赏着愚蠢的猎物落入陷阱,做着无用的垂死挣扎。叶翔的目光充满贪婪,月菊眼中的愤怒跟仇恨让他心底产生一股异样的兴奋,双手猛地扯开她的衣襟,雪白肚兜在月光下撑起极度诱惑的弧度。

“咕!”

黑夜中传来咽口水的声音,月菊人虽只有十四,但胸脯却像两颗完全熟透的果实,哪怕被肚兜裹着,都无法遮掩那致命的诱惑,夜色中芬芳四溢,直叫叶翔热血急速上涌,双目贪婪的光芒射出。

“滚一边去!”

黑衣少年一脚踹飞叶翔,那力道绝对能够将人骨头踹断。

“混蛋!”

美色当前,突然被人破坏,一股怒火让叶翔下意识的想要找罪魁祸首拼命。

然而,黑衣少年体内阴冷气息汹涌,眼中凶残光芒闪烁,就如一头择人而噬的恶狼。

他会杀掉自己!

叶翔打了一个寒颤,脑中浮瞬间现出黑衣少人奸杀叶红的场景,那血腥变态的一幕让他做恶梦。原本的愤怒瞬间消失,叶翔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脸谄媚的让黑衣少年率先享用猎物。

黑衣少年不屑冷哼一声,连看一眼叶翔都觉厌恶,盯着地上仍在挣扎的月菊,上前粗暴的揉捏她的胸脯,脸上尽是残忍的笑容,完全无视猎物痛苦的眼泪。

“嗤啦!”

黑衣少年显然不是什么有耐心的猎人,异常粗暴地撕裂月菊的衣物,那一刻她白嫩如凝脂的肌肤仿佛要跟天上的圆月相映成辉。

风越来越大了!

夜色中响起痛苦的呻吟,叶翔将挣扎的月菊死死按在地上,月光下可见黑衣少年正趴在月菊的身上。

这一幕就在叶凡身边不远上演,体内草木诀运转加快,粗重的喘息,叶翔的助纣为虐,似乎都无法diǎn燃他心头的怒火,去救下正被凌辱中的月菊,只有他死死盯着大树的目光冰冷如刀。

突然!

叶凡感到有人在看自己,惊得扭头看去,月菊那溢满痛苦泪水的双目仿佛要看到他的心中,一种无声的警告传递而来。

忍!

叶凡清晰接收到月菊的警告,紧握手中匕首,他的目光变得愈发冰冷。

黑衣少年完全沉浸在兽行中,根本就不知周遭有人在窥视,自身已成猎物,他的脸上浮现出异样的满足,嘴角微微上翘,似乎绽着笑,然而他的双眼却始终冰冷一片。

见证兽行,叶翔的欲望扭曲,可对黑衣少年的畏惧让他根本不敢争夺猎物,只得躲在一旁自渎。

倏地!

月菊原本尽是痛苦眼泪的双目射出让人心寒的光芒,黑夜都无法掩藏。

就是现在!

月菊的目光就是信号,叶凡体内草木诀骤然一变,真气瞬间转为阴寒,并以十倍方式暴涨,瞬间攀升到极致。

阴蛇功!

【阴蛇吻】!

叶凡瞬间锁定叶翔的目光森冷如刀,他动了!宛若一条毒蛇从草丛中窜出,没有一丝声响,手中锈迹斑斑的匕首就如那择人而噬的毒蛇。

杀机骤现!

电光火石间,正在自渎的叶翔竟感应到了,只是叶凡的速度实在太快,离得也太近,还未等他有所动作,匕首就已刺入背心肌肉中。

“啊!”

叶翔惨叫,死亡的恐惧让潜能爆发,体内后天六重的真气超越极限运转,肌肉收缩试图锁住刺入匕首,分出大半真气聚向掌间,想要一掌毙掉偷袭者。

然而!

叶翔的脸色猛地一变,高速运转的真气突然絮乱,全身力气在飞速消失,一口鲜血从他的嘴中喷出。

匕首有毒!

意识到这一diǎn,叶翔脸色大变,生死攸关之际他的应变非常快,直接向着前面滚去,趁势躲过被匕首直接刺穿心脏的下场。

叶翔的反应让叶凡的手心冒汗,后天六重的真气强他数倍,一击不中,后果非常严重。叶凡并未乘胜追击,这并非他仁慈,而是对自己配置的毒药充满绝对自信,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有利。

盯着叶翔,叶凡眼中凶光毕露,他讨厌叛徒,就因为这家伙,真正同伴死了,让他们陷入巨大危机中,他早该杀掉这混蛋!

叶翔感觉毒素通过血液快速扩散到身体各处,一个跟头下去,再也爬不起来。后天六重的真气仿佛已消失,这让他深深恐惧,现在就算一个没有修为的人都能轻易将他杀死,何况一个阴狠歹毒的偷袭者。

“是你!?”

叶翔透过月光认出了叶凡,这让他难以置信,就连逃跑在那一瞬间似乎都忘了。

怎么可能?

一个废物而已,自己竟被他算计,丧命如此!?

叶翔脑中闪过无数念头,这时他如何还不明白被人算计了,只是他隐藏得很好,这废物怎么会藏在这里给他致命一击?

“你……你怎么知道是我?”

“从你第一天加入,我们就知道你小子靠不住,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跟狩猎者合作,害得叶红白白丧命。”

冷冷的盯着难以置信的叶翔,叶凡的眼神很冷,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就像似再看一具完全没有生命的尸体。

“大人,救我!”

叶凡的态度让叶翔感到恐惧,本能的将最后希望寄托在黑衣少年的身上。然而,当他扭头的刹那却看到黑衣少年的双目中尽是恐惧,而被强暴的月菊此时气息越来越可怕,隐约就要突破到后天七重!

这是一个陷阱!

叶翔感到绝望,黑衣少年的样子让他联想到邪恶的采补,这功法只有狩猎者才会,难道月菊是一名狩猎者?

逃!

叶翔可不想死,跟狩猎者合作,杀死自己的同伴就是为了活命,他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消失的力量不知何时回到身体中,叶翔苍白的脸色在月光下显得极为狰狞,他翻身向着林外爬去。

“啊!”

叶凡冷冷一笑,瞬间追上叶翔,猛地一脚踩在这小子的背心伤口处,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其踩趴在地上。叶凡至始至终脸上都毫无表情,只有双目透着森然杀机,脚踩叶翔,就如同在踩一只蟑螂。

叶翔凄厉的惨叫震得林中树叶沙沙作响,拼尽最后气力挣脱叶凡的踩踏,亡命朝着林外爬去。每一次仿佛都要耗尽叶翔全部气力,血液在明显流失,死亡的恐惧让他面目狰狞。

“还记得【失魂】这种毒药吗?猎物一旦出血,除非得到解药,不然半个时辰一过,就会流尽身体中最后一滴血。”

叶凡挡住去路,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

叶翔脸色煞白,双目怨毒的盯着挡住去路的叶凡,恨声道:“你好狠!”

“狠?为了活下去你可以出卖同伴,相比起来我还不够狠啊。”

叶凡想到叶红的死,眼中的杀意更浓了。如果当初的他够狠,直接将这小子干掉,就不会让她惨死。在月之崖任何的怜悯都是一种自杀,叶凡自嘲,看向叶翔时心中的怒火与杀意难以遏制,整个人突然化为残影。

“嘭!”

叶凡这一脚的力道大得吓人,叶翔被踹飞起来,重新摔落大树底下。他想要挣扎,而就在此时月光下的他看到近在咫尺的黑衣少年眼窝下陷,整个人瘦得皮肤就像似黏在骨头上,宛若厉鬼。

天!

叶翔吓得直哆嗦。

这是被采补的下场,叶翔见过被黑衣少年采补的女人,他仿佛看到不久后的自己。惊恐令他拼命挣扎,月菊仿佛变成了吃人恶魔,哪怕失血过多而亡他也要逃得越远越好。

叶凡冷笑,没有理会挣扎逃离的叶翔,来到月菊身旁,将她身上的绳索隔断。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説话,看着月菊慢条斯理的将堵住嘴的布料弄掉,再将破烂的裤子扔掉,最后一脚踹飞黑衣少年。

月菊从叶凡手中拿过匕首,鞋子不知何时掉了,光脚来到气若游丝的黑衣少年身旁,用沾着血已生锈的刃身擦拭着他只剩下皮包骨的脸颊。月菊靥面如花,美得惊人,年龄同样只有十四岁左右,看着这个刚刚还在自己身上一逞兽行的少年,嘲讽的道:“身为狩猎者皆擅长采补,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自己的猎物采补。”

“你……你也……是狩猎者?”

黑衣少年死死盯着月菊,充满了不甘。

月菊冷笑道:“怎么会了,小女子可是货真价实的试炼者。”

“不……不可能!”

黑衣少年似乎很是激动。

月菊冷冷的道:“谁规定试练者就不能修炼采补术,为了狩猎你们这些该死的狩猎者,小女子不惜修炼邪功,让自身成为邪鼎。滋味还不错,为了诱捕你,小女子就连【邪菊】这种媚药都用上了。”

听到媚药,黑衣少年心底涌现一股寒意。

“放心,我们不会杀你,费这么大功夫,连【邪菊】这等媚药都用在你身上,将来你发光发热的机会可是多得很。”

月菊冷冷一笑,视线突然落在不断挣扎试图逃离的叶翔身上,眼中杀机涌现。


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
婴儿腹泻几次正常
衡水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南宁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