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深山中的修道者第五十九章黑猿杀猪百兽齐吼营养

2021-01-15 来源:

深山中的修道者 而要实现高清络摄像机在点的集中接入、管理、录像、回放和浏览第五十九章 黑猿杀猪 百兽齐吼 (第三更求推荐票)

“玲香,别追了。”

王纵云喊了王玲香一声。

“这地方有点古怪,动物尸体太多了。”

他尖挑的眉头皱起,有些惊疑不定。

来的路上,动物的尸骨越来越多了,血肉都还鲜红,像是没死多久。

而且,这种奇怪的景象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王玲香也被这种景象所惊疑,不过却不甘心追了这么久的猎物就这么跑了,脸色有所犹豫,脚步慢慢停了下来。

“难道就这么回去?”

王玲香有些阑珊意兴,追了这么久,确实有点不甘心。

不过,她又看了看四处丛林草木,几米外,一个似大鹿的尸骨躺在那儿,血肉残渣模糊,连头都不见了,密密麻麻的虫蚁在上面爬动。

她这是细心来看,顿觉胃里难受,有点恶心。

“事出反常必有妖,以防万一,还是离开为妙。”

王纵云有些阴骜的眸子闪烁了片刻,看了看四周,斟酌了下语音,说道。

难怪在大山里晃悠了这么久,没见到几只猎物,这时见到沿途的尸骨,渐渐有了明悟,但却更大的疑惑萦绕在心头。

玉龙雪山的动物发生了啥事?怎么这么多新鲜的尸骨?

未知的东西,才让人觉得心里害怕,让人心里发毛。<才可能双向渗透进入足够多既有用户和潜在用户市场/p>

两人刚打退堂鼓,却听山林远处传来的凄惨的猪叫声。

若是没错的话,便是刚才的那只野猪。

而在离他们数十米外,靠近盆地中央的地方,那边白雾浓的化不开,白雾还带点灰色,像不是单纯的雾气。

太阳都照射不进,

那只受伤的野猪逃到雾瘴边缘后,就停了下来,哼哧哼哧地,在边缘徘徊不停。

似急躁,又似恐惧。

突然,几个黑影从白雾中跳出来,好似从高处跳下来。

几头半人多高的黑色长臂猿将半米多长的野猪包围。

野猪似乎感受到了极浓的危险,嗷嗷叫着冲着一头黑毛长臂猿冲去。

却见那头长臂猿很灵活地躲开,而另几只则跳了上来,用长臂粗鲁地直接往野猪腹部锤。

几个周旋之后,野猪被几只黑色长臂猿捶翻在地,痛成杀猪叫。

而这时只见一只长臂猿不知从哪里捡到一根骨头渣子,将尖锐的一处直接捅进野猪的脖子。

顿时,猩红的血液飞溅,野猪惨嚎两声,就彻底断气了。

而那头为首的长臂猿则用舌头舔了舔野猪喉咙处喷出的鲜血,然后捶胸口,兴奋地发出吼叫,其他的长臂猿也跟着一起。

这时,又从密林的白色雾瘴中跳出一个矫健的身影。

是一头米许长的云豹!

云豹冲着几头黑色长臂猿发出一声“喵”的低吼声。

几只长臂猿也不甘示弱,凶性大发,冲着想抢它们战利品的云豹捶着胸口示威。

云豹弓着背,喉咙里闷着吼声,与结群行动,凶悍无比的黑色长臂猿僵持。

突然,那云豹耳朵耸了耸,转头冲着盆地另一处发出一声低吼。

蓝幽幽的眼睛发着凶光,随后猛然如一道残影往那边冲去。

只见,十几米外,王纵云和王玲香面色大变。

“快跑!”

王纵云一声急喝。

两人转身就跑,王玲香脸色慌慌张张。

刚才她们二人瞧见了几只长臂猿合伙猎杀百斤重野猪的凶悍,又见一只云豹冲来,哪能不慌。

那只云豹的动静惊动了与之对峙的几只黑色长臂猿,然后它们也瞧见两个人,在一声吼叫后,也哧吼吼地爬上树,然后在密林枝条间跳跃腾挪,朝着两人追去。

一时间,山林里响彻着几只长臂猿的怪吼嘶叫。

王纵云是鬼谷子后人门生,在俗世也经历了大起大落,尽管情况不妙,但他不似王玲香这个千金小姐那般方寸大乱。

“往空旷点的地方跑!”

他对王玲香大喝,云豹和长臂猿都善于在密林中行动。

说话间,他从怀中掏出一把陶瓷手枪。

带手枪是他多年在俗世里打拼留下的一种习惯,不怕万一,只怕一万,给自己留个手段。

这是老爷子王道从小就告诉他的。

只不过,这把手枪今儿个要用在对付山中猛兽身上了。

“砰“

一声枪响,响彻在密林。

那头马上就要追近的云豹被一枪击穿了左胛骨,顿时一声痛吼,翻身在地。

“快走!”

王纵云拉着王玲香的手,赶紧奔着一处略微空旷处跑。

他一边跑,一边拿着陶瓷手枪,冲着在树上跳跃,正快速逼近的几只黑色长臂猿连开了几枪。

其中,有两只长臂猿被击中,发出怪号声,从树上直摔落地。

还有两只长臂猿在树上跳跃,被激发了凶性,发出呜啊的怪叫朝着两人追。

而那只被抢打中的云豹这时也从地上翻身而起,张嘴低吼,又朝着追去。

不远处,盆地中央,刺耳的抢声似乎惊扰了什么。

那大片白雾笼罩的山林中竟一起响起了浪潮般的吼叫声,似乎有万兽其鸣。

………………

千米外,一处崖壁上,江小白正趴在崖壁上采着几株草药。

一声枪响突兀传到了他耳边。

又是几声枪响传来。

他眼皮一抖,转头冲着下方山谷密林枪声传来的方向一瞧。

却又听那片密林中央传来混杂的兽吼声。

那声音像是有百种兽鸣混杂在一起,声势惊人。

江小白的脸上终于升起一抹惊色。

他惊的是这兽吼比如送孩子上学或者家里有老人要照顾的女性员工能享受弹性工作的时间。声,怎么有这么多野兽聚在一起?

江小白忽然脑子一闪,意识到一点,似乎这次来白龙雪山有点不同以往。

哪里不一样,就是之前王玲香打猎觉得奇怪的,这山里的走兽飞禽似乎不见踪影。

王香玲当时只是觉得奇怪,因为他不熟悉雪山,而此时的江小白却顿觉其中有妖。

他常年来此采药,对雪山再熟悉不过,以往在山中采药经常会遇上一些走兽,而这次他遇到的很少。

他只顾着采药,加上心里藏着心事,反而容易忽视这一点。

此时再听见这如潮的兽吼,江小白顿生惊觉,难道雪山里的鸟兽生了什么变故?

他心中有异,一时也不管没采完的药,脚下一蹬,几个跳跃身子如柳叶般轻盈,从崖壁跳上崖边。

随后往山谷下急行奔走,脚下在山石间点动,如轻鸿在谷间凸石上飞跃,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化作一个黑点。

(第三更送上,说到做到,就是手有点慢,抱歉了,求下推荐票,谢谢)

广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沈阳阴道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小儿积食发烧症状
友情链接
南宁房产网